【鸿运国际(微信号:ilieyun)上海】9月4日报道(文/蛋总)

近日,杭州文摇没文化创业公司CEO葛士杰向鸿运国际透露,公司被爱库存剽窃“转了就赚了”这一备选slogan文案,截至目前对方仍未支付相关款项。

据了解,杭州文摇是一家新媒体创业公司,偶尔会接一些项目策划之类的工作。2019年年初,文摇受爱库存员工余行(英文名Celine)之邀,参与了爱库存的一次品牌策划和传播项目。同时受邀的还有有门、引力两家广告公司。葛士杰透露,当时分工明确,有门负责线下部分,文摇负责线上部分,引力负责渠道整合。

早期通过远程以及前往爱库存上海公司开会等方式,几方已经提供并讨论了几版的创意方案,并约定在2019年3月8日当天,在爱库存会议室进行围绕slogan的主创意脑暴。

在3月7日晚上,文摇根据客户的需求在上海酒店里改方案到凌晨,并且第二天起早继续调整。在这一版本中,文摇明确提出并写入了“转了就赚了”这一备选slogan文案,方案最后修改时间是3月8日早上,即爱库存会议之前。

葛士杰表示,因为是马上要在当天会议上讨论,所以该版本的方案并未事先发给客户。之后在会议上,各方都将文案列举在白板上,文摇团队的波仔随后把之前想好的“转了就赚了”写上。

最后经过讨论,各方普遍认可“转了就赚了”这一句,并将其定为slogan主文案,并且围绕这句话延伸了创意。

会后为了方便当晚向爱库存高管提案,爱库存员工余行提出将方案发给有门的同学,由他们进行统一整合,并且由有门的一位创意总监负责现场提案,主创意(包括这句slogan文案)也得到了认可并通过。

“当我们各方都在准备创意延展和落地时(期间也提供了几版传播方案),最后余行告知我们因为爱库存可能战略变动所以项目不得不搁浅,不了了之。”

直到9月23日,葛士杰发现,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,爱库存首页出现了“转了就赚了”的字样,便找爱库存余行进行第一次沟通的时候,对方的回答:“有门卖了这句,创意过程经过三方的脑暴,所以最终的认定会比较模糊,只能以最终的方案为准。”

文摇团队后续和有门进行了沟通,发现爱库存确实付给有门一笔费用,但那是由于爱库存方面原因,导致有门产生的损失(包括但不包含聘请导演、视频制作团队等由于爽约等造成的损失),损失远远超过这笔费用。但余行同样以“创意并不完全由有门一方想的,而是由多家公司共同想的”为由,压低了补偿费用。

9月25日,葛士杰找到了爱库存的联合创始人冷静,希望能够解决这一问题,对方也同意重新调查此事。9月30日,冷静表示此事将由谢涛来沟通解决。

2019年沟通未果,2020年8月葛士杰发现被冷静删掉了微信

10月23日,根据谢涛反馈沟通的结果,葛士杰提了以下4个问题,却并未得到回复。

12月17日,葛士杰只能再次找到冷静,明确提出了文摇的诉求:1.贵公司当事人celine对这一错误公开道歉;2.签署slogan授权书;3.象征性地支付8块钱的slogan使用费用。

12月18日,谢涛再次来沟通,文摇也列了更为详细的7个问题,让爱库存余行回答。

但余行在12月25日的回复中,坚持“黑板板书为多方产出”,并不承认“转了就赚了”的笔迹是文摇团队所写。并在12月31日给出了4点回复:1.“转赚概念是由她自己提出的”;2.“slogan是多方产出”;3.“最终采购以我方收到文件为准,含邮件,微信文件”;4.板书是各方脑暴的结果。

葛士杰与爱库存方的微信沟通截图

葛士杰表示,从9月23日发现创意被窃用,到现在12月31日,已经和爱库存团队沟通了很多轮。“我们并不需要什么补偿,象征性收8块,这是对创意的尊重,是文明社会对每一位认真工作的人的一个赞赏的态度。”

葛士杰强调,希望对方做到以下三点要求即可:

“1、爱库存当事人余行对这一错误,进行公开道歉。

2、由爱库存和我们签署slogan授权书。

3、爱库存象征性地支付我们8块钱的slogan使用费。”

他表示,爱库存剽窃文摇发生的事情后,文摇提出了8块钱的赔偿并要求道歉,但爱库存却不愿意承担。2020年1月2日,文摇在网上发布了文章《2020第一个工作日,我们不得不说剽窃的事情》,希望能给文摇一个说法。

为此,鸿运国际联系了爱库存的工作人员,对方表示正在了解事件内容,暂时无法给出回复。

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爱库存成立于2017年,隶属于上海众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是一家库存电商平台。截至目前已完成1.1亿美元的B+轮融资,投资方来自创新工场、GGV、众源、黑蚁等知名投资机构。

目前企业一共面临5起诉讼,3起涉及侵害商标权,1起涉及服务合同纠纷,1起涉及劳工争议。